关注蔬菜行业发展

世界农化网:剧毒、高毒、高风险农药的有效监管比单纯禁用更重要

2016-03-25 00:35栏目:植保
TAG:

农药产品的毒性级别按照产品的急性毒性分级,经口半数致死量(mg/kg)小于或等于5为剧毒,大于5~50为高毒。农药有毒性和毒力之分,毒性是农药对人和牲畜的毒性作用的程度,而毒力是指农药对病、虫、草等的杀伤力。
 
剧毒、高毒农药使用不当,对人畜和环境有较大危害性。我国对高毒农药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,目前高毒农药使用量占农药使用总量的比重不到3%。应该说,我们现在的农药是比较安全的时期。
 
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,我国已先后淘汰了六六六、滴滴涕、甲胺磷等33种剧毒、高毒类农药,现在登记使用的剧毒、高毒类农药(以原药毒性分类)只有22种,而在生产中广泛使用的是低度、低残留农药。按照10月1日起实施的《食品安全法》的明确要求“禁止将剧毒、高毒农药用于蔬菜、瓜果、茶叶和中草药材等国家规定的农作物。国家对农药的使用实行严格的管理制度,加快淘汰剧毒、高毒、高残留农药,推动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,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。”因此,农业部拟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,科学有序、分期分批地加快淘汰剧毒、高毒、高残留农药。我国高毒农药全面退市的时间可能是到2020年底,除了农业生产等必须保留的高毒农药品种外,淘汰禁用其他高毒农药。
 
高风险农药是指对农业生产安全、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存在着较高风险的农药,主要包括经常发生药害的、易发生人畜中毒的、易造成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的或者其他需要进行重点监控的农药。所以,如何加强对剧毒、高毒、高风险农药的监督管理,是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和农业生产安全的涉及民生的大事。
 
目前剧毒、高毒农药主要用于地下害虫防治、粮食仓储、毒杀老鼠和土壤消毒等方面。而在这些方面,低毒、低残留的农药新品种的研发还是薄弱环节,现在有的还不可替代。而高风险农药使用量比较大,而且是动态的,一般列为限制在部分作物上使用。剧毒、高毒农药并不代表高残留农药,有的剧毒、高毒农药残留很低、药效很好、效益比较高,深受农民喜爱。
 
其实,农药的关键问题不在农药本身,而是如何使用。我们国家农业生产是千家万户,很多农民技术生产水平低,使用农药看效果,所以在使用高毒、高风险农药时候,使用量大、不按照间隔期使用农药,带来很大的农产品安全隐患。这也因为长期以来对农药经营、使用没有严格的立法监管有关。比如高毒农药涕灭威、克百威、氧乐果在防治病虫上都是很好的农药,氯化苦在土壤消毒方面也很有效,高风险农药百草枯是很好的除草剂。问题不在农药的毒性和风险,而在于使用方法的监控不力,监管不到位,毒性和风险没有得到有效控制。所以,全面淘汰剧毒、高毒农药,是否对突发性、大面积发生的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有效,是否提高了农民的生产成本,是否增加了农药使用量(低毒农药一般比高毒农药使用量大)?都需要认真评估。而且,在我国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的情况下,我们更不能为了舆论,而简单盲目地牺牲农民的利益。
 
那么,怎么做到剧毒、高毒、高风险农药的合理使用,就是我们需要深入理智研究的问题。安丘市在使用氯化苦剧毒农药对土壤消毒方面的经验就值得借鉴。潍坊市2013年峡山区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被曝光,在生姜种植时使用了涕灭威(神农丹)高毒农药,潍坊市全面禁止经营和违法违规使用高毒农药,让供销社系统统一储备、统一使用剧毒、高毒农药。氯化苦是剧毒农药,是联合国推荐的替代溴甲烷的土壤消毒剂,主要用于生姜等种植土地的消毒。因为对人体有强烈的刺激和催泪作用,能警示人而不至于中毒,并无残留,因而安全可靠。安丘市归潍坊市管辖,所以也就全面禁止经营剧毒、高毒农药,而由安丘市供销社统一进货、建设独立仓库,组建专业化使用队伍。姜农需要土壤消毒,给供销社交钱,价格统一,供销社派专人去对土壤消毒。每年安丘市供销社储备、使用氯化苦1200多吨。这样,姜农接触不到氯化苦农药,既保证了剧毒农药使用安全,又达到了土壤消毒效果。
 
再如百草枯,是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,具有触杀作用和一定内吸作用,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,使其枯死,而对非绿色组织没有作用,使用成本低,除草效果好。但是,百草枯对人毒性极大,误食用后,成活率很低,每年都有一些食用百草枯而死亡的人,这给社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。这些年,生产百草枯的企业用了很大的努力,在宣传正确使用、抢救方面做了大量工作。但是,喝百草枯死人的危害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,因为本来就抢救不过来,应该说是走了一条弯路,或者说是走了一条“不归路”。所以,最近农业部办公厅发布《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第十七次全体会议纪要》,将百草枯毒性级别修订为剧毒,也就是马上面临着退出市场的险情。目前,中国百草枯年产量8万吨左右,产能十几万吨,与百草枯生产紧密联系的还有上游20万吨的吡啶产业链。然而,我们可以思考一下,如果百草枯生产企业从开始就自己建立统一使用百草枯施药组织,生产企业直接给这些施药组织提供百草枯,农民需要除草,给这些施药组织提出要求,施药组织收取药费和人工费用,进行杂草防治,把药费交给农药生产企业,人工费和企业返成就是施药组织的利润。这样,百草枯农药在市场上不经营流通,农民接触不到百草枯,也就不会误食或者去喝百草枯自杀,也就不会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,政府也就没有必要禁止百草枯的生产、使用。
 
近日,山东省农业厅下发了《高风险农药目录》,《目录》包括了甲拌磷、甲基异柳磷、克百威、涕灭威、灭线磷、灭多威、氧乐果、水胺硫磷、硫丹、杀扑磷、溴甲烷、磷化铝、敌鼠钠、杀鼠灵、杀鼠醚、溴敌隆、溴鼠灵、氯化苦、百草枯、2,4-滴丁酯、丁硫克百威、乙酰甲胺磷、乐果等23个农药品种。省农业厅要求:一是在高毒农药定点经营的地区,对《目录》中的农药实行实名购买制度;也可把《目录》中,除剧毒、高毒农药以外的其他高风险农药纳入剧毒、高毒农药范畴一并管理。二是在整建制禁止销售剧毒、高毒农药的区域,要对《目录》中,除剧毒、高毒农药以外的其他高风险农药实行实名购买制度;也可采取将剧毒、高毒农药中的鼠药、仓储用药和土壤消毒用药以及其他非剧毒、高毒的高风险农药实行定点经营、实名制购买,将其他的剧毒、高毒农药禁止销售。此《目录》的发布和管理措施的落实,对高风险农药的监管在全国创造了新的经验。
 
山东省目前已经有济南、潍坊、威海、莱芜、日照、聊城、青岛等地全面禁止经营、违法违规使用剧毒、高毒农药,由有关指定农药经营企业统一储备、统一使用,统防统治,封闭运行,既保证了剧毒、高毒农药在突发严重病虫害、大面积病虫害和土壤消毒、粮食仓储、地下害虫等专属领域的病虫害有药可用,又使千家万户农民自己无法购买、使用这些农药,确保了剧毒、高毒农药用得上,使用正确,无危害,残留不超标,保障了农产品质量安全、生态环境安全和人们舌尖上的安全。如果我们对剧毒、高毒农药都采取这一办法,即农民的农作物或者一个区域得了(或预测发生)严重的病虫害,及时给当地农业部门汇报,农业部门派技术人员诊断,提出必须使用剧毒、高毒农药,由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,剧毒、高毒农药储备、施用企业负责实施,农民将钱交给实施企业,财政可以给予一定补贴,实施企业还负责回收废弃物。这一流程下来就能杜绝剧毒、高毒农药的滥用。
 
农药是有毒的药品,人不得病可以不吃人药,但是人不可以不吃饭,所以天天在吃农药,只不过所食用的农药不构成对身体的危害。所以,采取对剧毒、高毒农药和高风险农药实施更为严格有效的管理措施,才能保障农业生产用药,保证消费者身体健康、增强我国农产品国际竞争力。

作者:杨理健
 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